中国赢咖2平台

网络社会发展与青年教育成长研究

 论文栏目:青年社会学论文     更新时间:2020/3/24 16:32:59   

摘要:文章着眼于网络社会发展至今所形成的基本特征,从技术理性和教育逻辑的复合视角出发,分析了网络社会基本特征与人类个体特征之间的基本矛盾,结合实践工作经验,提出关于如何在网络社会背景下立足青年教育成长基本规律、增强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实效的几点思考。

关键词:网络社会;消费信息时代;青年成长

网络社会的发展给青年的教育成长带来了诸多机遇,提供了更加多元的文化环境、更加便捷的学习手段和更趋广阔的知识边界;与此同时,青年成长也面临深层挑战,多元文化环境与核心价值观念、便捷学习手段与深度探索精神、广阔知识边界与信息准确辨别之间的界限十分微妙,造就了网络社会与个体特征的基本矛盾,成为青年教育成长的基本背景和基础环境。

一、网络社会的发展速度及形态

自1994年中国全面接入互联网以来,中国互联网在发展速度、发展形态等方面经历了巨大变迁,呈现出相当的不可预见性。1.发展速度。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中国互联网发展迅速。1994年,中国全面连入互联网;1995年7月,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第一条连接美国的128K国际专线开通,当时的速率仅为64Kbp/s;根据2019年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9年6月,我国域名总数达到4800万个,网站数量518万个,中国固定宽带网络平均可用下载速率达31.34Mbit/s;中国IPv6规模部署也不断加速,当前地址数量为50286块/32;2019年,5G在中国开始商用,带来了移动互联网发展速度的新变革。此外,中国网民规模也迅速扩张。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5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61.2%,此外手机网民规模达8.47亿,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占99.1%,从无到有,中国当前已经拥有了规模最大的网民群体。中国网民对互联网的卷入程度也不断加深。2019年上半年,中国网民人均每周上网时长为27.9小时,其中即时通信类app时间占比最高,为14.5%,其次为网络视频(13.4%)、短视频(11.5%)等。互联网也渗透进入居民生活、学习、工作和娱乐的方方面面,即时通信(8.2亿)、网络新闻(6.8亿)、购物(6.3亿)、支付(6.3亿)、音乐(6亿)、旅游预订(4.1亿)、外卖(4.2亿)、出行(6.7亿)、教育(2.3亿)等的用户规模均以亿计。而在移动互联网消费领域,当前中国用户月均使用移动流量达7.2GB,是全球平均水平的1.2倍,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消费达553.9亿GB,可见中国网民对移动互联网的使用程度深、频率高。2.发展形态。目前互联网及其应用的发展形态正经历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的转变。互联网的上半场是消费互联网时代,关注社交、信息、购物、支付、出行等等,1994年中国加入互联网以来20余年,从1.0PC互联网到2.0移动互联网,网民规模、普及率和网络应用发展迅速,各类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服务发展繁荣;而互联网的下半场将属于产业互联网。互联网正在经历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的转变。从通过连接为用户提供资讯、搜索、电商、购物、社交等服务,逐渐转变到与各行各业深度融合。随着基础设施建设的快速发展和互联网与现实应用的深度交织,互联网的功能从面向普通用户开始扩展,由消费环节上溯到生产环节,互联网的重要性更加凸显。1965年,英特尔创始人摩尔提出著名的“摩尔定律”,揭示了信息技术的进步速度,而随着量子计算机对摩尔定律的挑战,互联网的发展有了更加多样的可能性,发展前景也更加不可预见。根据对互联网发展历程的观察,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发展形态、发展方向和对个体的影响都具有不可预见性,我们在对互联网发展的成就欢欣鼓舞的同时,也要对其保持足够的警惕。

二、当代青年对网络社会的深度卷入与高度依赖

中国于20世纪90年代接入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历程与当代青年的成长过程高度契合,在伴随互联网成长的过程中,青年对其形成高度依赖,互联网成为当代青年最为重要的成长环境,“网络原住民”成为当代青年最为基本的身份特质。1.青年高度依赖互联网。根据《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9年6月,20-29岁网民群体占网民总数的24.6%(高校学生多处于这一年龄区间),青年依然是网民群体的中坚力量;网民人均每周上网时长为27.9小时,整体呈上升趋势。值得注意的是,根据首届“互联网+”青少年发展大会发布的报告,2017年“90后”平均每日接触网络的时长约为4小时,高于当年人均上网时长(当年网民人均周上网时长为26.5小时),而根据腾讯发布的《2019腾讯00后研究报告》,“00后”每天会花费两个小时以上的时间上网,网络接触时间的低龄化和重度化趋势明显。而在具体应用方面,消费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深度浸透,在极大地便利了人们生活的同时,也逐渐进入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并在潜移默化中培养了人们对于互联网的依赖性。当前从日常饮食、学习发展、休闲娱乐,再到社会交往、消费购物、旅游出行,个人生活已然离不开互联网,互联网成为人们的基本工具甚至身体的功能外延。2.互联网深度改变青年。青年对互联网的深度参与和高度依赖,使得青年的生活学习、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受到了互联网的深刻影响。作为互联网原住民,互联网深刻改变了青年的生活、学习、工作和交往方式,甚至改变了青年的世界观和生存方式。当前,互联网伴随着工业化、城市化和全球化的进程,导致了社会结构的巨大变迁,社会需求在多元化和高级化中呈现阶层化和群体化特点:随着经济发展和物质条件的改善,模仿式、排浪式的大众化消费时代基本结束,人们开始追求个性化、差异化、小众化、品牌化消费[1],在此背景下,各类青年亚文化和圈层文化兴起,宅文化、潮文化、粉丝文化、二次元文化等,成为青年自觉遵循和自我归类的生活方式,甚至成为凝聚青年群体的重要价值因素。

三、网络社会发展与人类个体特征的基本矛盾

网络社会发展带来的技术与内容变革,改变了人成长生活的基本环境,随着网络社会的发展,技术与人性、社会与个体之间的矛盾愈发凸显。1.个体生命的有限性与信息生产的无限性。随着科技革命的发展,人类知识不断丰富,据詹姆斯·马丁的测算,人类知识在19世纪是每50年增加一倍,20世纪初则为每10年增加一倍,70年代是每5年增加一倍,近年来增长速度已达到三年翻一番,而到2020年甚至要达到每73天翻一番的速度。与此同时,信息与通信技术发展带来了信息生产和传播工具的不断丰富,尤其是随着新媒体技术的发展,在这个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信息的存量、生产和传播都趋向无限。信息生产和传播的无限性由此可见一斑,互联网时代带来了信息的爆炸式增长和流行性传播。然而,每个个体的时间生命是有限的,能够接触和吸收的信息自然也是有限的,无论是信息生产的绝对数量,还是信息不断细分的领域类别,信息生产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人所能吸收和理解的速度。人的精力和注意力资源是有限的,而资本的逐利特征,使得其自觉以信息消费为手段,抢占人们有限的精力和注意力资源,用各种营销手段从中获利。个体或主动、或被动地沉浸于大量包含着娱乐化和消费化内核的信息,理性思考的空间不断被挤压,与互联网保持独立的可能性不断降低,人的创造力和主体性在此过程中也就被不断磨损、消耗。2.能量摄入过剩的副作用与信息消费超负荷的消极特征。时代发展带来了资源的极大丰富,不仅是物质资源的极大满足,还包括信息资源的海量涌入,过犹不及,资源的极大丰富同样带来了人类生活的新的矛盾。从物质层面来看,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的生产工具经历了巨大革新,生产力有了飞速发展,带来了当前物质资源的极大丰富,人们对于物质资源的基本需求得到极大满足。但身体的消化吸收能力是有限的,生产力越发展,两者的矛盾就越凸显,就越出现能量摄入过剩的副作用。根据知名医学赢咖2《柳叶刀》在2016年发表的调查报告,中国的肥胖人口已接近9000万,超过美国居世界首位。从精神层面来看,信息生产不断加速,个人接收信息的渠道不断扩展,海量信息随之涌入。但大脑作为遵循自然规律的生理器官,吸收能力却不可能随之迅速迭代,因此每个个体都面临着信息过载的困境,信息涌入速度不断加快,信息消化速度却进展缓慢,人们忙于接收新信息,无暇消化理解,最终导致注意力和深度思考缺失。与此同时,“知道得多”与“创造得多”并不相关,信息占有量和能力的发挥也并不相关,大量碎片化信息的接触,反倒破坏了人本身的知识体系,占有大量无逻辑联系的信息,削弱了人的创造性。在此过程中,尤为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大脑吸收能力有限,人们往往倾向于接收自己容易理解、喜欢接触的信息,而资本又出于盈利目的,以满足消费者心理为导向设计信息筛选和推送机制,往往造成信息茧房的困境,个体难以吸收多样化的信息,只能接触到、吸收到同一领域、同一观点的信息,反复强化已有认知,缺乏向外扩展和发展的动力与空间,从而也就不利于开放包容心态的形成和创新能力的培养。

四、关于未来的几点形而上思考和建议

网络社会的基本特征及其与人类个体特征的基本矛盾,需要我们从人和世界和谐共存的形而上高度,思考和寻找符合青年教育成长基本规律、增强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实效性的新思路和新方法。1.辩证理解技术进步与人类生活的联系。一方面,信息的摄入量和占用量与质量无必然联系。网络时代的信息呈几何倍数的增长,广义而言,信息的真假、对错、善恶都难以辨别;具体而言,每个人所吸收的信息是否符合个体需求,除却实用信息的内核外是否掺杂大量无用的信息,也是一个难以精准把握的问题。另一方面,学生成长和成果创造与信息获得的多少无必然联系。有用信息的获取是创造性成果的必要条件,却远不是充分条件,学生作为人所具备的主体性和创造性,是创新创造更加重要和必要的条件,将真实、正确、有逻辑的信息,通过人的创造性思维进行加工,进而创造出创新性成果。但网络社会带来的过多无用信息的冲击,反而会使学生的主体性特征遭到侵蚀,损害学生正常成长和创新创造环境。2.严肃思考消费社会与思想教育的边界。学习本质上是“痛苦”的,学习的过程不仅仅是接触和获取信息的过程,更重要的还是理解、辨析和转化信息,最终形成自己想法和成果的过程;学习本质上也是“严肃”的,需要学习主体准确辨别所学知识是否正确、是否真实、是否有用。在此过程中,对于知识完整、准确的把握,是学习的重要前提,对于知识深入、正确的理解,是学习的必要途径,对于自身主体性和创造性的充分认识和运用,则是学习的最终目的。而在消费信息时代,资本变现和市场逻辑成为多数信息生产和传播的主要驱动力,人们娱乐化的倾向成为多数信息生产和传播的主要导向,借助自媒体渠道,大量碎片化、粗浅化的信息随着短文、图片、短视频不断涌入,将“学习”过程停留在摄入信息的阶段(所摄入的信息往往还是无用信息),给人带来“快乐”却无用的“教育”,学生并未从中得到具有完整体系的知识,也未获得深入思考这一知识体系的机会,自然也就没有在知识和逻辑上立得住脚的创新。因此,合理的教育方式与教育的本质要兼顾。我们必须要处理好提高知识吸引力、增强学生学习动力,与尊重知识本身的完整性、真实性的关系;处理好教育形式多元化,与紧紧围绕“立德树人”教育根本任务的关系;处理好尊重青年亚文化多样性,与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关系。3.重新估量“度”的哲学在青年成长中的底线性意义。中国互联网发展20多年来,我们经历了从呼吁拥抱互联网,到青少年全面融入、深度依赖互联网的过程。我们要正确把握网络社会中青年教育成长的独特性,还需要准确把握“度”的哲学,将“度”的哲学贯彻到大中小学教育的全过程。“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过度和不及乃是恶行的特征,适度则是美德的特征”,无论是中国古代儒家的智慧,还是古希腊的哲学,都将“适度”作为个人美德和社会安定和谐的重要因素。在这一理念的指引下,2014年北京大学率先提出了以“融入·节制·创造”为核心的青年网络文明观,力图为青年与网络的融合寻求一个合适的“度”,在“融入”的基础上尤其强调“节制”原则,希望青年能把握使用网络的限度,妥善协调网络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关系,以形成正确的网络观念,减轻信息爆炸、欲望膨胀和资本逐利的负面影响,从而更好地实现“创造”的目标。[2]

参考文献:

[1]龚维斌.我国社会结构:变化、特点及风险[J].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9,(4).

[2]蒋广学,等.网络新青年培育与创新人才培养[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

作者:蒋广学 周培京

学术网收录7500余种,种类遍及
时政、文学、生活、娱乐、教育、学术等
诸多门类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青年社会学论文
@2008-2012 学术网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
主机备案:200812150017
值班电话

288987

夜间值班
288987

投诉中心
13378216660
咨询电话
唐老师:13982502101
涂老师:18782589406
文老师:15882538696
孙老师:15982560046
何老师:15828985996
江老师:15228695391
易老师:15228695316
其它老师...
咨询QQ






业务
综合介绍
在线投稿
支付方式
常见问题
会员评价
官网授权
经营许可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