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远致原创文学网 - 最全的文学网站 !

畅远致

天桥边的鬼楼

时间:2020-11-1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大浪滔滔 点击:
天桥边的鬼楼


   火车站在天桥西边,人流较多,熙熙攘攘,颇为繁华热闹。
   天桥东面则是居民小区,而且老人颇多,环境冷冷清清,小巷内偶尔传出“磨剪子唻,戗菜刀!”的吆喝声。
   天桥下面做生意的人多,但是高声叫卖者甚少,生意都是在窃窃私语,交头接耳中完成。
   这日深夜,王晓飞和李小冉下班回家途径天桥,恰逢天公不作美,又下起牛毛细雨来,二人都没有带雨伞,便在天桥下避起雨来。
   “晓飞哥,这雨下到什么时候才算完啊?幸亏是初秋!”李小冉话音刚落,一阵秋风吹过,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凭借微亮的路灯,再看到李小冉的嘴唇已经冻得发紫了。
   “这可不好说,咱们要不去火车站那边喝点羊汤,惹乎惹乎嘴。”王晓飞看到李小冉的样子就想笑,下个小雨竟然把他搞得如此狼狈。
   李小冉刚想回答“好”字,口还没开,突然不远处传来了“呜……”的哭声,时而抽噎,时而低泣。
   “哥,不……不会有鬼吧?”李小冉满脸惊恐的样子,说话也结巴了,整个人躲藏在王晓飞背后,双手拽着他的衣襟。
   王晓飞拍掉李小冉的双手,抿嘴笑道:“干嘛呢,像个娘们似的!胆子这么小!”
   李小冉指着北方约三十米的地方,他嘴巴发抖,憋着气,从牙齿缝里蹦出三个字:“在那里!”
   “哪呢?”王晓飞顺眼望去,原来李小冉所指的地方是一座破旧不堪的七层沿街小楼。
   这座小楼大约有二十几年没有人住了,楼体外观的玻璃都已经残破不堪了。
   王晓飞看到此景,身上的鸡皮疙瘩也起来了,他猛然抓住李小冉的胳膊向火车站方向跑去。
   事发突然,李小冉差一点被王晓飞一个趔趄拽倒,他满脸惊愕地边跑便喊:“怎么了哥?你跑什么啊?”
   “别问了,后面有鬼,赶紧跑吧!”
   “好嘞,哥你等我!”
   说起逃跑,李小冉的本领真是厉害,一会儿就把王晓飞落到了后面。二人找了羊肉馆坐定,王晓飞看到李小冉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他又哈哈大笑起来。
   “你还笑,跑什么?吓死我了!”
   “就你这胆量还想上夜班,说不定哪天真的碰到女鬼缠身!”
   “你到底说说,到底跑什么?”
   “给你说吧,其实那是一座鬼楼,我们最好离它远点!”王晓飞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鬼楼?我怎么没有听人说过?以为那只是一座烂尾楼。”李小冉满脸疑惑地问道。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王晓飞剔着牙,哈拉子都流淌到裤子上却依然不知,他正在津津有味地给李小冉讲着鬼楼的事情。
   “亏你还在齐鲁混了这么长时间呢,鬼楼都不知道咋回事呀?”
   “愿闻其详!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李小冉迫不及待地追问。
   王晓飞喝了一口羊汤,然后羊汤在嘴里又打了几转,仰脖咽下,长舒一口气,诡秘地说道:“鬼楼的事情是这样的。这个七层的沿街楼在二十几年前原是一座酒楼,生意那是相当的好!好像叫宴宾楼。经营酒楼的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叫胡忠,女的叫万金莲。
   二人白手起家,起早贪黑,终于把酒楼的生意做到了五里牌坊皆知,大街小巷皆闻的地步。
   这人呐,一有钱就烧包。这位胡忠腰包鼓了,竟然背着金莲同志在外面养起了小三,这事哪有不透风的墙啊,很快让万金莲知道了,二人为此事大闹了好几天,都成了周围邻居饭后的笑柄了。
   胡忠呢,为此感觉自己丢尽了面子,很快便迷上了赌博,家中的财产几乎让他挥霍了一半儿了。
   万金莲整日以泪洗面,叹息自己命苦。这时间长了,万金莲反而不哭了,她心想,你个大老爷们不是出去也玩也堵吗?我自己也要对自己好点,我也玩,咱们呐各玩各的呗,谁也别管谁!”
   “哎吆,这家这么玩法不就散了吗?”李小冉听到这里惋惜一声。
   “谁说不是啊!这万金莲也要面子,她不出去找,她可在自己家门口找!”
   “找到谁了?”李小冉打破砂锅问到底,双耳都竖起来了。
   “找到一个貌似潘安,厨艺高超的小厨师!”
   “靠,原来是个做饭的!”李小冉一摆手,不以为然的样子。
   “你别小看这做饭的厨子,手段玩的溜,没几天把万金莲伺候得舒舒服服的,二人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万金莲许诺小厨师,她和丈夫离婚后便和小厨师一起经营这家酒楼。小厨师也信了,有事没事的就往老板娘屋里跑,他以为自己就是未来的酒店老板。
   凡事没有不透风的墙,胡忠知道此事之后,他找了个机会竟然把万金莲和小厨师堵在了床上。你说这事搞的,小厨师和胡忠大打出手,结果是小厨师被撵走了。
   从此以后,万金莲没有了依靠,整个人像疯了一样,酒店生意因此也开始走下坡路!可是……”王晓飞说到这里一拍桌子,又喝了口羊汤。
   李小冉听得正入迷,拍桌子的“哐当”声把他吓得一激灵,然后稍微正了正身子,说道:“吓死我了,可是啥?”
   “可是,这小厨师不死心,又和万金莲鬼混在一起了。这胡忠又岂能放过他们。
   在一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晚,胡忠又把二人堵在酒楼的床上。
   刀,还是厨房那把尖刀!
   血,却是三个人的血!
   小厨师被割喉!
   万金莲被扎了二十几刀,躺在血泊里!
   胡忠从楼顶跳下,脑浆崩裂而死!
   从此之后,三个人的鬼魂便在酒楼里到处游荡!”
   王晓飞讲完竟然直愣愣僵在那里,不眨眼睛看着远方。
   “哥,你怎么了,别吓我!”李小冉轻轻碰了一下王晓飞的胳膊,小心翼翼地说道。
   王晓飞依然看着远方,突然深沉地说道:“什么是情?什么是友情?什么是痴情?什么是爱情?”
   “什么情不情?我看都怨老胡用猪油蒙了眼,看不清家花香还是野花香!”李小冉噘嘴嘟囔着,又斜视王晓飞。
   “爱情,就是让你自始至终的爱一个人,直到白头偕老!”王晓飞喃喃自语,声音轻柔,体态像极了女子。
   李小冉慢慢转身往鬼楼方向望去,他似乎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睡衣,披散长发的女子在小楼房间里,朝他微笑,又似乎发出咯咯的笑声。
   “你来呀,你来呀……”恍恍惚惚中,李小冉感到白衣女子正不停的向他招手。
作品集大浪滔滔 责任编辑:秋畅远致
------分隔线----------------------------
栏目列表